关于“榆林产妇跳楼事件”的几点法律思考

摘要: 2017年8月31日,“榆林产妇跳楼事件”的发生引发了社会公众的强烈关注。作为一名律师,不去评析这起事件中的

11-12 10:06 首页 桂客留言


2017年8月31日,“榆林产妇跳楼事件”的发生引发了社会公众的强烈关注。作为一名律师,不去评析这起事件中的道德良知、情感是非,只就本事件中所涉及的法律问题,与大家作如下探讨。

一、产妇能否自己决定分娩方式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根据上述规定,我们可知,在能够取得患者意见时,医院必须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才可对患者施行手术

1.患者同意;

2.患者的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而《侵权责任法》则坚持患者本人自主决定权,其中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十条也规定:“对需取得患者书面同意方可进行的医疗活动,应当由患者本人签署知情同意书。患者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时,应当由其法定代理人签字;患者因病无法签字时,应当由其授权的人员签字;为抢救患者,在法定代理人或被授权人无法及时签字的情况下,可由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签字。” 

但一些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为了防范“医闹”风险,显然是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施行,认为即便是患者完全有能力,也必须要家属签字同意才能实施救治,这无疑违反了《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的规定,也违反了上位法《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而依据“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法律适用原则,当两者相抵触时,应优先适用上位法。本事件中,产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也意识清醒,能够做出真实意思表示,所以该产妇能够自主决定分娩方式。

二、医院通常使用的《委托授权书》是否合法

目前医院通常使用的《委托授权书》实际上对患者本人自主决定权的行使设置了障碍。本事件中,医院在《关于8·31产妇跳楼事件有关情况的再次说明》中表示,之所以必须家属签字,是因为“产妇签署了《授权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对于此问题,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王岳教授认为:“《委托授权书》的成立与生效应当分离。”我很赞同其观点。首先,《委托授权书》应明确患者签字成立,但只有当患者本人意识不清或失去作出意思表示能力时,该《委托授权书》方生效;其次,关于授权的撤销问题,应更多地从法律精神和实际情况出发,例如本案中如果产妇直接向医生提出剖腹产的要求,能否视为该授权委托的撤销,产妇自己行使决定权,这都是值得我们继续探讨的问题。

三、这起事件中,孕妇的死亡应由谁来承担责任

绥德县公安局认定该产妇坠楼身亡,系自杀,排除他杀,法律没有明确产妇的丈夫须承担法律责任,但这起事件所带来的伤害永远无法弥补,我想这将是很多人心中永远的痛。对于医院的责任,目前产妇的家属的说法和医院发布的两份声明不一,事实真伪无从判断,所以我们也无法在这里明确医院在这起事件中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和承担多大责任。但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医疗损害责任的归责原则明确为“过错责任”。对于医院是否存在过错,则应从医务人员的诊疗活动、医疗机构的安全设施以及其他安全保障义务的履行等等方面去进行综合判断。

以上观点仅为我个人对于该起事件的一些思考,欢迎各位读者批评指正、交流学习




雷敏慧律师

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股权高级合伙人

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民事法律事务部主任。
专业领域:婚姻、继承、保险、合同、私人财富管理。

善于调解沟通,擅长处理婚姻家事纠纷。



来源:盈科西安雷敏慧律师团队。




首页 - 桂客留言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