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猩球崛起3》票房爆不爆,它都是今年最好的商业片之一

摘要: 商业片如斯,谁又舍得去批评它那些为市场所做的妥协呢?

11-08 09:52 首页 一起拍电影


文 | Kerry


《猩球崛起3》于昨日(9月15日)国内上映,首日票房破亿,据猫眼预测最终票房可达5.9亿。与“猩球崛起”系列的前两部比起来,票房表现并不算突出,但是评价上却一直保持在线。豆瓣评分均在7分以上,国外评价甚至高出前两部。


要知道系列片“一部差过一部”魔咒至今都很难有人能打破,但是《猩球崛起3》做到了。



《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714日已在海外上映,当周周末即夺北美票房冠军,并登顶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票房榜首。烂番茄新鲜度至今仍坚挺在93%,均分8.1

 

《猩球崛起3》的精彩之处除了场面与CG技术,更高级的在于深度,它有一种脱离娱乐性质的严肃感,庄重、克制,甚至有些悲壮,流露出史诗感。

 

邮报对本片的故事类型进行了精准的点评:《猩球崛起3》可能形式上算科幻动作片,但是又富含文艺片的灵魂,在思想上亦是一部政治惊悚片。

 

是的,《猩球崛起3》的成功已经不再在单单作为一部用票房来衡量的商业片,它的高明之处更在于这是一出现实主义的物种寓言。简言之,它的人文意义远大于它的商业价值。


延续:自由与和平

 

《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延续与《猩球崛起》中主题:和平与自由。

 

《猩球崛起》三部曲是一部成长史,是“凯撒”从发现自我、认清自我,再到战胜自我。



《猩球崛起3》一贯的延续了“和平与自由”的主题,在《猩球崛起1》中,“凯撒”完成了“人”“猿”的种族跨越。在人类的意外中诞生的介于两个物种之间的产物“凯撒”,拥有了人的智慧,却得不到人的“身份”,也得不到“猿”的认同。“凯撒”在感受到人类的恶意后,一步一步的走向自我意识的觉醒。当凯撒开始思考的命题是“我是谁”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物种的跨越。当凯撒意识到人类的社会体系无法真正满足他对于规则的认知,而不同物种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的时候,凯撒开始觉醒,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向一个自由之地,在片中“红树林”则是代表着“自由”的象征。“凯撒”通过自我觉醒,打破不同物种之间不平等的关系,建立起独立平等的“人格”,直接体现就是“自由”,不局限于其他物种的自由。

 

《猩球崛起2》中更多着墨的是“内战”,“凯撒”与“科巴”之间对于人类的不同态度而引起了战争。凯撒始终带着高级的“善意”——反战与和平,而“科巴”则是复仇者的形象试图发动战争,二者不同的态度导致“科巴”与凯撒开始了“内战”。“凯撒”在第二部中更多承担的是一个“领袖”的角色,他要做的不仅仅是打败叛徒“科巴”,夺回领袖权,更重要的意义在于终止战争,保护族人。“凯撒”在“科巴”身上看到了物种与物种之间的无差别,在拥有智慧与情感之后,“猿”与“人”的界限将不再清晰。“科巴”发动战争,凯撒违背了猿类不杀猿类的誓言,渴望和平相处的凯撒,不得不撤离,和平也将成为了奢侈。



第三部依然延续前两部的主题,自由与和平依然贯穿始终。摆脱人类的控制与奴役,向往一个和平自由的生存环境是《猩球崛起3》中的原动力驱使。人类的步步紧逼,野心与欲望的不断扩大将猿逼入绝境,甚至杀死了凯撒的妻子和儿子。这是一场复仇与救赎的挣扎,最后凯撒与上校的对峙中,凯撒放弃了报仇,企图以退让的姿态换取自由与和平。人类最终毁灭在了自己的欲望手上,而猿在凯撒的带领下走向了自由与和平之地。


突破:自我救赎

 

《猩球崛起3》最大的突破在于非常规的叙事模式,信息量大到完全区别于爆米花电影。

 

《猩球崛起3》在看似简单的套路故事中包含了复仇片、公路片、逃亡片、战争片等多种模式。故事结构完全按照商业片的套路来,清晰明了。但是其中插入的大量信息与人物符号留给观众思考空间,在带来反思的过程中推动剧情。



《猩球崛起3》仍然还是一个人物成长的故事,暮年的凯撒为了带领族人逃避人类的追杀寻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做出努力。人类的步步紧逼,甚至夺走凯撒的亲人的生命,凯撒开始走上复仇之旅。迷失后的凯撒开始“黑化”,把杀死上校复仇作为最高目标而带着伙伴们上路,开启了“公路片”旅程,在路上遇见了人类小女孩“诺娃”与猿“坏猴子”,得到了指引一步步走向最终的战场——边境基地。

 

直到卢卡的死亡,毛里斯追问凯撒跟科巴有什么区别的时候,凯撒开始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因为复仇而变得扭曲。这里也再次出现了第二部中的主题,人与猿不同种族之间都有着复杂的人性,凯撒因为仇恨而导致自己的朋友牺牲,凯撒沉浸在“小我”的仇恨中迷失了自我。

 

当更大的危险降临,族人被俘,成为奴役,人类将要开始新的战争,而猿将成为战争的牺牲品。凯撒开始反思自我,这与为达手段不择目的的“上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了保证人类种族的利益残害同类,甚至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这种看似立场坚定的种族维护从更高的角度上来看其实是狭隘的民族主义。



在经过努力救出猿族之后再面对“上校”,上校已经感染病毒,凯撒在背负着血海深仇却放弃了复仇。此时凯撒才是真正的完成了自我救赎,跟“科巴”与“上校”这样的恶人格划开了界限。凯撒的大善体现在始终保持最深切的同理心与爱,凯撒完成了从心存仇恨到对人类原谅(凯撒接受了人类诺娃成为自己的族人,放弃杀上校)的自我救赎,这是最大格局的人物成长。


升华:物种寓言 


如果说《星球崛起3》只是人猿大战,那么就太低估它了,那样的它不配被成为今年最好看的商业片。

 

《猩球崛起3》评价中最高频的词汇是深刻,甚至有人将《猩球崛起3》跟《现代启示录》作比较。《猩球崛起3》正如两部前作一样,在“末世”设定中探讨种族关系,战争,反主流文化等等。



《终极之战》中,药物再次产生变异:原本对ALZ-113免疫的人类受到病毒感染后会出现大脑的退化,最终失去语言和思考能力,变得越来越像猿。人类逐渐成为低智动物,而猿类开始走向更高级的进化,甚至可以说是逐渐取代人类的地位,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此时的人类又该何去何从?人类与猿类在行为能力上发生置换,那么二者还能和平相处吗?或者是人类作为宠物或者在动物园被猿类观赏?丛林法则是不是很快将会实现在人类自己身上?《猩球崛起3》展现的,更像是一则物种寓言。

 

所有物种都有生存的权利,这也是对平等这个贯穿始终的主题的再次呼应。在电影中猿类表现出的对善良的向往,对新生命的保护与“上校”的自私(种族主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诺娃则是和平与宽恕的象征,诺娃在片中不在具有某种单一的物种属性,而是承载了猿类与人类的共同点。她在感染病毒后身份对调的善良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猿类善良本性的赞扬。

 

上校则是与“诺娃”完全对立的人类形象,与凯撒追求的爱与尊重不同,他是自私的,为了达到物种保护目的也好,为了野心强化自身权利也好,本质上都是“恶”。这也就直接导致了观众在看影片的时候站在了“凯撒”方,而开始深刻的反思人类的“罪行”。不同物种之间是可以和平共处的,人类统治下的猿类与猿类统治下的人类,高下立见,这则寓言的最后,欲言又止的绝对不止对人性的批判。



《猩球崛起3》在表达反种族主义的同时也映射了现实,人类俘虏猿类作为劳动力直接联想到了“黑奴”奴隶制,而凯撒带领猿类反抗正像是黑人解放运动的现实版。种族歧视至今仍然存在,《猩球崛起3》的高明之处就在于这则物种寓言隐射出了现实生活多处。

 

最后大战中敌我双方的人类厮杀像极了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为了不同的目的开始撕咬,残杀。这种时候的人类也是出于一种反智的状态,与动物毫无区别。猿类不杀猿类是对人类战争最大的讽刺。物种与物种之间的战争与人类内战的战争,没有区别,没有高下。丧失了人性的人与动物,又有什么区别呢?

 

“末世”世界观的设定,即使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人类的文明如此不堪一击,会被猿类取代统治地位。但是现实中人类的危机感难道不是越来越严重了吗?人工智能会不会取代人类的话题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本质上这与被人类制造出来的高智猿类没有区别。柯洁败给阿尔法狗的时候的眼泪里,也许会有被取代的恐惧。

 

《猩球崛起3》给了一个跳出人类偏见的宏大视角,让观众脱离人类视角的局限性看到了更宏大的主题。商业片如斯,谁又舍得去批评它那些为市场所做的妥协呢?


招聘主编、记者【北京】

工资翻倍、送股份!详情 点此穿越~


  三大媒体矩阵  

更加垂直,更多干货,信手拈来!



原创内容,转载请附上版权信息及作者署名


“一起拍电影”已入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界面、一点资讯等渠道,覆盖娱乐产业核心人群


投稿、商务合作、加群,请后台回复“合作”


微信:15201655723

邮件:285295690@qq.com



首页 - 一起拍电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