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同事竟然上班时间看小电影,关键她平时特清纯……

摘要: 酒店走错房········夏季。夜色奢华,璀璨的灯火照亮了整个C市。金座酒店。

09-07 15:16 首页 家居建材业联盟



········
第1章 酒店走错房
········

夏季。

夜色奢华,璀璨的灯火照亮了整个C市。

金座酒店。

高级VIP套房内,顾少寒舒服的泡在浴缸里,四肢伸展,闭目养神。

此时。

高级VIP套房外,走廊里。

沈梦穿着又细又高的高跟鞋,粉色的礼服尺寸每一丝都恰到好处,完美的身材被合体的礼服包裹着,勾勒出她挺翘浑圆的臀部,锁骨之下大而开放的V字领,尽是惹人无限遐想。

后面露出大片美背,下身是开叉礼服,白皙的美腿若隐若现,由高跟鞋的衬托,整个身姿亭亭玉立。

她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咝——脚好痛!臭小凡被你害死了,捉奸就捉奸,为毛要穿成这样!”

嘴里嘀咕着,大大的美眸还一边看着门牌号,706,707,708……

到了,小凡说康裴就在708号房。

悄悄走过去,将耳朵贴在708号门上。果然,里面有动静,女人撒娇的声音,夹杂着男人的粗喘。

就在此时,走廊另一头有人走过来,沈梦躲避不及,回头发现身后的808号房敞着一点门缝。

她快步走过去,推门躲进808号房。

将门轻轻的关好,从猫眼里向外看,原来是服务生给708号房送红酒。猫眼太小,她只能看到一个男人的手伸出来,将红酒接了过去,随后就把门关上了。

气急败坏。

脱掉高跟鞋,一手拿一只,“丫的!这鞋痛死了。”

她这身行头是好友小凡的杰作,从闺蜜小凡服装店里出来的时候,小凡还千叮咛万嘱咐:丫头,你是去捉奸,怎么可以被那个小三比下去。一定要从外表战胜那个可恶的小三。

你妹的,哪里是她战胜小三,分明是小三被她老公拿下!

哎!

枉费闺蜜对她的精心打扮,说这是灰姑娘的造型。真搞不懂,灰姑娘有穿成这样的么,前面挺,后面翘,布料也少的可怜!

或许是露的太多,也或许是室内的冷气开的有点低。

“阿嚏——”沈梦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慌忙的捂住嘴,瞪着大大的美眸惊慌的看看四周。

没人?

谁知!

708号门响了,显然是被沈梦的喷嚏声吵到。

沈梦忙转身,从猫眼里往外看,还是只能看到男人的身体,却看不到男人的脸,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她老公?

“你妹滴,这该死的猫眼为毛不挖的大一点,看不到那个混蛋的脸!”沈梦气的爆粗口。

就在此时。

沈梦身后。

男人浑身上下只裹着一件浴巾,双手环胸,拧眉看着趴在门上,一手还拎着一只鞋的女人。

这女人……身材不错,后面翘度是有了,只是不知道前面如何?

深邃的眸子带着异样的诱惑,似乎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他的套房没有人敢来,即便他不锁门,只要没有他的允许没有一个人敢进来。

“谁让你进来的?”顾少寒冷声问道。

“嘘——别吵!”沈梦没有回头,小声说道,因为她发现708号房的男人还没有进屋,她屏住呼吸,静静的望着外面。她是来捉奸的,当然不能忘了此行的目的。

顾少寒不急不缓的走过来,英挺的身子带着一股狂傲,身上散发出冷峻而高贵的气息。

他一把把门打开,向外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和他一样,也裹着一块浴巾的男人。熟人,嘴角微微一扯,刚想说话……

 

········
第2章 谁准你进来的
········

躲在门后的沈梦吃痛的捂着鼻子,刚才这个男人猛力的开门,鼻子撞到门板上。捂着鼻子的手还拎着一只鞋,样子着实有些好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闻臭鞋的习惯。

汗!

忍痛再次看向猫眼处,娘啊——

那个男人果然是她老公。可是,这种情况下如果过去捉奸,搞不好还被老公说她也是出来偷情的。

老公就在一米以外,如果被他老公看到她这个样子,身边还站着一个刚从浴缸里出来的男人,估计她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楚!

到时候她老公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和她谈离婚的事情了。不行——现在决不能离婚,不然爸爸……

一咬牙,将鞋子向后一扔,双手抓住身旁的男人向自己这边一拉。

在门后喊了一声:“亲爱的,快来嘛!”然后嘭的一声把门关上。并且快速松开男人,再一次向猫眼处看去。

“你妹的,怎么还不进去!”

说完,回头抱歉的看向刚才她抓着的男人。

只见男人双手环胸,浓浓的男人气息夹杂着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扑鼻而来,那双黑亮冰冷的眸子正深邃的望着她,眸色还刻意停留在不该看的地方。

沈梦迅速捂住胸前的美景,低吼:“看什么看,这里是随便看的吗。”谁知,男人不看上面了,眼神开始下移。

沈梦本来心情就烦,来捉奸的,险些被她老公捉到。

就在沈梦准备发飙之前。

“谁准你进来的——”醇厚嘶哑的声音飘在空中,带着轻微的魅惑向沈梦漂来。

“啊?那个……这个……我……是来找人的。”沈梦这才回过神来,她不得已躲进这间套房,如果现在开门离开,会被对面偷情的老公发现?

她……现在还不能离婚,不然爸爸会坐牢!

忍!

“先生,打扰了,实在不好意思!您忙您的,我一会儿就走,一会儿就走。”沈梦说完,赤着脚走到沙发前,坐下,吃痛的揉揉脚腕,看着被她扔在地毯上东边一只,西边一只的高跟鞋,她绝不会再穿。

脚都起泡了,鞋跟太高!

顾少寒走到旁边的沙发前坐下,暖黄色的灯光洒满偌大的套房,他抬起头性感的薄唇紧紧抿在一起,菱角分明的俊脸泛着冷峻的神情,深邃冷冽的眸子无形中让周遭的气息戴上了一股让人生寒的压迫感。

沈梦感觉和这种超强冷气压的男人坐在一起,压抑!

浑身不自在,嗓子还有些干,牵强的笑笑,有些不自在。

努力平复不安的心情,怕什么?她已经结婚了,虽然没有那啥过;但是,她是有夫之妇这是事实。

想到这里,心情平稳多了。

看到旁边有倒好的红酒,沈梦抬眸看看坐在对面的男人。

“请便。”

“谢谢。”

得到主人的允许,沈梦端起酒杯,一口气喝个精光,心里好受些了,嗓子也不干燥了。

看着眼前的女人把酒杯里的红酒喝光,顾少寒嘴角浅浅一扯,眸色流露出淡淡的危险之色。

沈梦像个孩子一般用手面擦了一把嘴,将嘴角的红酒抹去,“谢谢,再见。”起身赤着脚走到地毯上捡起被她丢掉的两只鞋,依然是一手拿一只,一副不准备穿鞋子的架势。

看到她脚腕处有被鞋子磨破的痕迹,难怪她不穿鞋。

沈梦悄悄的打开门,轻轻的关好门,快速消失在走廊里。

在沈梦离开后,顾少寒起身,拿起电话,“拦住一个赤脚、穿粉色礼服的女人,手里还拿着一双鞋。”说完挂断了电话。

 

········
第3章 她被总裁盯上了
········

片刻。

酒店大厅门口处。

“什么?不准我离开,为什么?”沈梦一手拎着一只鞋,愤愤的问守门的安保。

“对不起小姐,您违反了本酒店的规章制度,所以不得离开!”安保牵强的说道。

“什么破酒店,什么破制度?丫的!我又不是你们这里的员工,我是顾客,你们难道就这样对待顾客?”沈梦烦躁的说道,不知怎么地,心里莫名的烦躁,就想发火。

远处。

总裁专用电梯门缓缓的打开。

伟岸壮硕的身影走出电梯,平常不轻易露面的尊贵男人出现了。大厅里的人都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众多眸光一致望向从电梯里走出来的男人。

他就是顾少寒,跨国星星集团首席总裁。

英挺的身子包裹在黑色的衬衣里,昂贵的黑色礼服让男人平添了一股狂妄和倨傲,一举一动中,散发着冷峻而高贵的气息,强烈的让人看过一眼都难以忘记。

大厅经理看到总裁下来,毕恭毕敬的走上前。

顾少寒一抬手,示意不要引起骚动。

大厅经理反映灵敏,把总裁的意思理解成不要暴漏他的身份,因此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接到经理的秘密指示:见到总裁不要刻意打招呼,继续工作,认真工作。

门口的安保也接到经理的手势暗示,因为大厅经理看到总裁走向门口,所以焦急的在远处提醒安保千万不要叫顾总,不然就咔——

大厅经理把手放到自己脖子上,一划,意思是杀头。

安保会意,这些干服务行业的看眼色是最拿手的,所以只要经理一个神秘的手势他们就知道什么意思。

久而久之,一些手势暗语就形成了他们秘密交流的联络方式。

“对不起小姐,我们这里有规矩,顾客必须穿鞋才可以进来。”安保努力的解释着,看到总裁不急不缓的靠近,有些心慌,还很紧张。

刚才就是接到总裁的电话,让他拦住一个不穿鞋的女人,应该就是她,总裁居然追出来了。

他在这里工作了近十年,从来没有见过总裁追哪个女人,更没有见过总裁身边有女人,这个女人艳福不浅。

顾总的身价高的无法衡量。

看来她被总裁盯上了。

深吸一口气,为了伟大的总裁大人,他绝不会放这个女人离开。

“我知道只有穿鞋的才可以进来。拜托——我是出去,是出去,而且我有鞋,哝?看看到了吗?”沈梦将手里的鞋子拎到安保眼前晃了晃,意思是我可以出去了吧?

安保一时语塞,接不上话来。

沈梦悠哉的笑笑,迈步准备离开。

“还是不行——”安保忽然喊了一声,就怕沈梦离开,总裁可不是好伺候的,如果放走这个女人,搞不好他要卷铺盖滚蛋!

所以豁出去了,绝不可以放她走。

“你妹的,有完没完了?再不让我走,告你们非法拘禁,把你们的负责人找来,什么破酒店,还五星级!”怒了,也心烦意乱,不让走她就想发火!

“姑娘,您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这里是国际知名度酒店,信誉很高,完全值得信赖。”安保耐心的解释道。

“信誉个大头鬼,你们都不让我出去,还有什么信誉可言!估计你们总裁就是个浑球,见到美女就留下,我要告你们非法拘禁。”沈梦彻底怒了。

安保傻了,大厅里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傻了,都被沈梦的话吓傻——

这个女人居然敢这么说,谁不知道金座酒店的总裁是顾少寒。而顾总是什么人,相信只要有耳朵的都应该听说过——邪魔。

危险的男人——

 

········
第4章 女人里面的极品
········

安保同情的看着沈梦,出大事了,这个女顾客居然骂总裁是浑球,惨了!

可怜的姑娘,不死也会变残废。

总裁是个很危险的人,岂是她招惹起的。

“你也算是美女?”顾少寒冷冷的说。并且不急不缓的走过来,深邃的看着依然赤着脚的女人,这个样子还别有一番风味。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静,自信,都将他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表露无遗。纵使男人在沈梦眼里都是浮云,她也被此人身上的霸气为之一怔。

“如果你算是帅锅,偶就算是美女。”沈梦自信的说道。

安保咋舌,当场石化——

啥?

顾总岂止算是帅哥,简直是帅哥里面的极品。而这个光着脚丫子的女人也是女人里面的极品。

极品对极品。

顾少寒嘴角微微扬起一点弧度,“放她离开。”

安保一愣,心里琢磨总裁打电话不让放她走,还亲自跟了下来,此时又让放她走,很奇怪?

沈梦一手拿着一只鞋,双手还把长裙往上一提,担心踩到裙摆,大步就往外走去,在走出那扇门后,回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帅锅,拜拜。”手里拿着鞋子冲着顾少寒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然后转身离开了。

顾少寒冷冷的望着那一抹粉色的小身影,随即也向外面走去。

她喝了那杯酒……

本以为她是那边派来故意接近他的,所以那杯酒让她喝了。如今看来这个女人和那边没有任何关系。

沈梦没走几步就感觉口干舌燥,头晕脑胀,买了一瓶水,咕嘟咕嘟的喝进肚子里。不远处,一辆豪车缓缓的跟着沈梦的速度。灵敏的眸光锁住那个赤脚的女人,手里依然拿着那双鞋子。

看来是那杯酒起作用了。

开门下车,快步走过去,他可不想明天的新闻里报道一名赤脚女人上演不堪的一幕。

沈梦感觉到有人向她走来,眩晕的厉害,她不确定来人是一个,还是两个。用力摇晃了一下头,是一个人,可是,眼睛一眨,又成了两个人!

“幻影,幻影……”沈梦嘴里嘟囔着继续往前走,眼前的道路已经开始摇晃起来,脚下有种踩在棉花上的感觉,深一脚浅一脚。

一个踉跄,沈梦身子向一边倒去——

随着一只大掌接住她,为了避免这个女人出丑,顾少寒一个手刀将沈梦打晕。

“既然你头晕的厉害,就睡会儿吧。”他脱下身上的外套,盖住女人惹火的身材,横抱起,大步离开。

金座酒店门口,保安再次咋舌,慌忙的开门。

顾总还是把人带回来了,看着总裁横抱着那个光着脚丫子的女人,身上还盖着总裁的衣服,就知道这个女人必然是总裁的菜。

从没有见过总裁身边有女人,看来这次是遇到可口的菜了。

夜,深沉。

酒店的顶级VIP套房内,此刻并不安静。

暗灰色的窗帘,透着淡淡的月光,室内的气氛热情洋溢。

沈梦拧眉,大脑迷迷糊糊的,没有办法正常思考。想要睁开眼睛,努力了几次也没有做到!迷迷糊糊的她此时莫名的多了几分妖娆和妩媚。

顾少寒看着药效发作的女人,这个女人在努力的隐忍,虽然她一直在扭动,却没有任何丑态,相反看着还很有美感。

深色系的床单和她的秀发融为一体,那张小脸显得更加娇艳欲滴。高开叉的裙摆散在一边,修长的玉腿暴漏无疑。

“你是谁?”低沉暗哑的男声,带着几分压抑的紧绷。

沈梦咬唇不语。

“快说,你是谁?”

似乎是这个男人的声音有魔力,也似乎是她身体里的某种意识在作祟,沈梦不能自已,终于轻轻吐出:“沈、沈梦……”

顾少寒唇角缓缓上扬,果然是梦一样的女孩儿,如梦如幻。

然而,她又吐出:“混蛋,别碰我……”

顾少寒狠狠的皱眉——

 

········
第5章 婚内出轨
········

男人微凉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沈梦瞬间紧绷身子,火热的身子忽然被那种凉凉的感觉触碰,冷热一瞬间的交替,冰火两重天。

她此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

直到感觉那个不安分的手来到她的小腹处,她抗拒,不安分起来。她的抗拒反而适得其反,也因此勾起他最原始的野性。于是狂风暴雨便向沈梦袭来,她的抗拒只会刺激到他,让那原本危险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

顾少寒就像是凶猛的野兽狠狠的撕咬身下的猎物,但是他依然不满意的拧眉,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冲动过,她是第一个。于是他的兽性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女人有一种他从未闻到过的味道,比任何一个处子都要可口,他异常的渴望,他的利器几乎将沈梦撕裂,他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狠——

第二天。

沈梦睁开朦胧的睡眼,在睁开睡眼的一刻,她很快意识到这里不是她的房间,蹭的坐起身,酸痛瞬间传遍全身,像是被车子碾压一般,痛的低语:“丫的!我的腰,我的腿!”

酸痛让她清醒了很多,看看床铺,看看浑身的痕迹,还看到一件男士衣服。该死!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的清白……没了!

她和康裴结婚两年,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自己。她和老公有秘密协议,只做挂名夫妻,不履行夫妻之实。

没想到,她居然婚内……出轨!

悲催的是清白给了谁还不知道,一也情居然也会发生在她身上!

揉揉发痛的脑袋,捡起地上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就在烦闷之极,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声响,猛地一惊!

浴室有人?

大大的美眸左右看了一下,以最快的百米速度跑到一旁的挂衣间。从衣架上随便扯下一件上衣,迅速穿上,又拿起一条短裤迅速穿上。轻轻地将挂衣间的门打开一点缝,向外面看去,没有人,此时不走等待何时。

赤着脚向门口跑去,就在手刚刚握住门把的一刻,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沈梦迅速将门上锁,担心外人闯进来。

闭起一只眼睛,向猫眼里看去,狗血的剧情上演了,门外居然是他老公,身边还有扛着摄像机的记者。

惨了!

看她老公的架势是来捉奸的,本是她来捉奸,却成了被捉奸!

有木有天理。

康裴也想和她离婚,说她长了个清水脸,没看头!是她公公一直死压着他儿子,不然这个婚早就离了。

她不知道公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此时如果被康裴捉到她婚内出轨,公公一定会生气。当初爸爸判了死刑,是公公托关系给爸爸判了死缓,条件是她必须做康家的儿媳。

所以这个婚绝不可以离——

一旦她离婚,爸爸就会被抓走!

爸爸虽然被定罪,但是她不相信爸爸有罪,爸爸一定是被冤枉的。

犹豫之后,只有逃离这里,决不能被他们抓到。转身才发现这间房间很熟悉,丫丫的,是808号房的男人夺走了她的清白!身后又传来敲门声,必须赶快走。迅速返回挂衣间,将摆挂在衣架上的领带拿起,迅速打结,将领带连起来以后,光着脚向落地窗跑去,向下看去,三十多层的楼房,让人恐惧。

门外的敲门声警告她不得不逃!

看了一下落地窗和下面那一层搂的窗口位置,心里隐隐有了打算,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康裴抓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一咬牙。

估摸了一下落地窗和下面那层楼窗户的距离,迅速在铁栏杆上打了个死结,将领带在双手上一缠,饶了一圈,抬脚迈到栏杆外,晃晃悠悠的向下面滑下去。

长这么大从没有这么狼狈过,和康裴结婚后,康裴为了将她踢开,方便他玩女人,便给她办理了出国手续。在国外留学两年,一直洁身自好。没想到一回国就婚内出轨,而且还被捉奸!

汗!

就在她顺着打劫的领带往下滑的时候,浴室的门咔哒打开了,高大魁梧的男人裹着浴巾走出来。沈梦所有的意识都在逃生上,丝毫没有注意室内有走路的声音。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首页 - 家居建材业联盟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