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分的《白夜追凶》告诉你,如何安全过审还拿到电视剧发行许可证

摘要: 作为创作者,要扪心自问的是,拿掉审查不允许的那些血腥暴力镜头,你的作品里还剩什么?

11-13 09:26 首页 娱乐资本论

作者/红拂女  编辑/郑道森


8月30日在优酷开播的《白夜追凶》自从豆瓣亮分以来,评分一路走高,已经从开播时的8.8,涨到了现在的9.0。这部讲述一现任警察和一卸任警察斗智斗法故事的罪案类网剧,马上就要成为今年的第一部刷屏爆款罪案剧。


这不仅让人好奇,在过去的2015、2016年,每年每季度都有爆款罪案剧,例如《余罪》《法医秦明》《心理罪》《暗黑者》等等,今年为何到Q3才出来了一部?


主要还是受审查影响较大。差不多在去年这个时候,坊间开始盛传“网剧和电视剧要统一尺度”的说法,不仅《余罪》等几部剧都播完了还要被下线,当时在播的《法医秦明》,也紧急把剧中一些血腥画面打上马赛克,做出“亡羊补牢”的处理。本来说今年要上线的《余罪3、4》,也迟迟没有消息。


近日,五部委联合发文的“新14条”中,再次明确了“未取得新闻出版广电部门颁发许可证的影视剧一律不得上网播放”,换言之,以后所有网剧都不能只是平台方自审自查,必须都要走电视剧的立项流程(即报总局审查),只有一个编号而不是发行许可证号的,不允许播出。


在这样的环境下,《白夜追凶》为何还“顶风上线”?而又是为什么,在对国剧十分苛刻的豆瓣,它竟拿到了9.0的高分?



“第一部走电视剧立项流程的罪案类网剧”


在位于北京东南五环的高碑店,我们见到了《白夜追凶》的监制五百和导演王伟。这一对从《心理罪》就开始合作的老搭档,此次对新剧的信心非常充足。五百非常直接地告诉小娱,新政基本都不会影响这部剧,因为这是第一部按电视剧立项流程走的罪案类网剧。


“大概是去年6、7月,我拿到剧本以后就带着导演找到了金盾,金盾审了一遍剧本以后,给了修改意见,改了以后又给到了总局,总局又审了一遍;之后我们就按着审了两遍的剧本拍,成片后又送总局审了一遍。等于这个过程大概审了三遍。”


五百说,当时还没有传出统一尺度的说法,绝大部分网剧都是平台方自审自查的,但《白夜追凶》是第一部在当时就主动走了电视剧立项流程的一部,算是主动给自己上了一层保险。


实际上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也了解到,涉案、涉及少数民族等几种题材,属于“特殊题材”,从一开始审查尺度就比普通题材要严格。所以最早开始走电视剧立项流程也是理所应当的。其他常规题材,目前还是以平台方自审自查为主,即使是昨日颁布的“新14条”,也只是指导建议而非强制执行的法律法规。


只不过常规题材一般不会引发什么后果,但涉及到罪案、民族等敏感话题的特殊题材剧种,当造成了一定甚至不可控的播出效果时,即使是已播出完成的剧,也会被强制要求下线。


例如去年的《余罪》。还有同期下线的《暗黑者2》,据知情人透露,该剧属于当时平台方嗅到新一轮审查风声,担心影响到之后上线的《暗黑者3》,遂主动下线。“我们的《灭罪师》也在那一轮被下线了,这件事你知道吧?”五百笑眯眯地主动跟我们提起了这件事。


其实《灭罪师》在之后又悄无声息地重剪上线了,但对于以类型剧来绑定一部分核心用户的平台方来说,自制剧频繁被下线,势必会造成一定的用户流失。


《灭罪师》


审查的好处是规则明晰、损失减少


正是因为有了那一次的教训,这次做《白夜追凶》,五百和王伟选择了主动给自己戴上了“镣铐”。“我觉得审查并不是老虎。相反正是因为这次剧本阶段就给他们审了、也修改了,我们再按着修改后的剧本拍,在成片层面要改的就非常少了。”


王伟的回忆中,成片后被删的戏总共不超过五场,而且没有整场删戏,只是有部分太血腥的镜头,总局建议能否用远景来代替特写,这个他们也是理解的,毕竟有些画面确实冲击力太强了,“目前视频网站也没有分级制度,这些画面确实会让很多观众感到不舒服,这也不是我们的初衷。”


也就是说,审查越早介入,带来的是规则明晰、人力物力的损失也会相应减少。毕竟,比起拍完后才被要求整场整场戏的剪,在剧本阶段就明确了什么能拍、什么不能拍,的确会使得整个剧组的工作更加高效集中。



这一次金盾的参与程度颇深。金盾首先给出了修改意见,改后的剧本再送到总局,总局再给出修改意见,制作方五元文化才会拿着两轮修改后的剧本,开始进行拍摄工作;拍摄完成后,平台方又将成片再次送审总局审查,之后就正式上线。整个工作流程是这样的。


从实际拍摄的层面,金盾在整个拍摄过程中都给予了不少意见。但这些意见并非蛮不讲理,也大抵不会横加干涉电视剧本身的创作规律。“他们自己也讨厌把我们的形象树立得假大空,还跟我说‘别把我们写得那么高大上,我们自己看着也别扭’,但是写得特别邪恶也不对,据我的了解,我们的警察队伍还是比较优秀的。”监制五百表示。


所以,此次《白夜追凶》在人物形象和命运走向上设定的基调是:好人阵营(即公安队伍)里没有黑化的,即使是潘粤明饰演的关宏峰,私藏陷为犯罪嫌疑人的弟弟关宏宇,为其铤而走险做踩界的事,但他的身份始终都是警队的编外顾问。


别小看编外与编制内的区别,这里头可有学问。小娱不由得想到一部得以上星的电视剧《后海不是海》,剧中张嘉译饰演的中年男人也曾是刑警,但在该剧中该角色有过婚外恋,严格来说这可能涉及到“污化警察形象”,但如果是离职刑警那就有了可转圜的余地。毕竟这个角色已经不在公安队伍里了。



从剧情中我们也能看到,编剧在想方设法给观众厘清关宏峰的身份,第一集的台词里说“我已经不是你们队长了”;至于将离职警察请回来做警队顾问、允许其接触案件细节是否合情合理,剧中也有解释。


在第五集中,王泷正饰演的现任队长与副队长刘长永的对话中透露,关宏峰并非被警队辞退,而是主动请辞,加上其在查案中体现的成熟老练的办案能力,确实“没他不行”。尽管略有点主角光环吧……但说起来还是合理的。


五百认为,外界多少还是有点妖魔化审查这件事了,传言中“影视作品不能出现抽烟镜头,警察更是不可能”等等,他听了直笑,“如果你的故事是合理的、剧情推动力是够强的,到了某个时刻警察抽根烟也是未尝不可的。”总之,一切都可以商榷,但你不能在一开始就拿这个给自己的作品不够好找借口、找台阶下。



“审查只会大浪淘沙出更出色的作品,作为创作者,要扪心自问的是,拿掉审查不允许的那些血腥暴力镜头,你的作品里还剩什么?”对于那些打着擦边球贩卖血腥暴力的罪案类网剧,审查或许真的算是一件好事情。


导演王伟对审查在暴力、血腥镜头上的限制也深有体会。据他透露,在《白夜追凶》中,总共只有两场直面杀人的戏,第一场就是将弟弟关宏宇推入犯罪嫌疑人深渊的一家五口灭门案。(其他案件都以展现结果而非过程居多)


开场戏是一个影子在分尸

是这场灭门案的其中一个侧面展现


为什么这场戏要直观、正面展现杀人动作?为什么不能用远景或者间接的展现方式?是在刻意凸显血腥吗?而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么血腥的镜头,却能安全过审呢?


对此,王伟的解释是:“这个案子是整个故事的起因,正是因为这个灭门案,关宏宇成了犯罪嫌疑人,他哥哥关宏峰才会做那些铤而走险的事。所以在这个案子上一定要给观众足够大的视觉冲击力,要引起观众对这个案子的重视。否则人物接下来做的事观众都没有办法信服了。”


但在这场戏中,王伟还有更细致的不同的设计,凶手杀成年人时是有动作呈现的、非常残暴和血腥;而在杀两个孩子时,镜头没有直观展现过程,上一个镜头是一刀下去,下一个镜头已经是两个孩子倒在地上(没有正面镜头)。也就是避免了“杀孩子”这个动作给观众带来的心理冲击。


由此可知,在这部《白夜追凶》中,血腥和暴力镜头的出现,一定是遵循电视剧的功能性的,开场的“影子分尸”可以用艺术的手法处理,是因为这里只需要告诉观众这件事情的发生;而到了要正面展现案件细节的时候,镜头也不会回避。



新政不新,早已有之

明确电视剧网剧边界,利大于弊


确实正如五百所说,拿掉了审查限制的那些东西以后,《白夜追凶》的品质仍然非常过硬。血腥镜头只占很小的比重,也很少会有可怖的杀人越货镜头,但整体就是会渗着一股《冰血暴》似的冷峻与严寒,这不得不说是主创团队功力的过硬。


这次《白夜追凶》走电视剧的立项流程,除了能更好地应对审查以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作为正儿八经的“电视剧”,《白夜追凶》同时也具有了可以上星的资格。未来,也许不排除会在卫视看到这部9分网剧,覆盖面也将会更广。


一部罪案类纯网剧还能返销到卫视?这在以前是可行的,2015年,由霍建华和马思纯主演的《他来了,请闭眼》同时在东方卫视周播剧场与搜狐视频热播,但这部剧当时在审查上也遇到了相当多的麻烦。


知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北京市公安厅直接表示“没法审”,按审查的标准,这部剧中很多东西都通不过,包括薄靳言以顾问的身份却行警察办案之事,以及警察办案的程序和手续都不合适等等。


最后,卫视方以“栏目剧”的形式为这部剧放行,即不按剧场的title走,自然也不走电视剧的立项、审查程序。但其实2014年底,总局为了防止以栏目剧形式打擦边球,已颁发“对栏目剧说NO”的限娱令,并从2015年开始实行。所以《闭眼》当时真可以说是铤而走险上阵的。


这一限娱令的核心是:两集电视剧播出后必须插播新闻、纪录片、专题片等其他内容,22:30之前不允许再播出任何形式的电视剧。从此以后,罪案剧就成了视频网站专宠的宠儿,在卫视几乎等于销声匿迹了。



由此可知,所谓的新政并非现在才有,而是一直以来均不断有新规来界定卫视与视频网站的边界。


今年2月,总局再次颁布新规,规定一旦在总局电视剧司进行过备案公示,必须经过电视剧司的最后审核,拿到播出许可证后才能发行。未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的剧目,不得违规改为网剧上线播出。如果遇到剧目确实不再在电视渠道发行,而只在网络播出的情况,可以由制作方向电视剧司提出撤销申请,再转为网络剧上线。


这话听着很绕,换成人话说就是:如果是网剧,一开始就得走网剧备案,电视剧亦然,如果从台网联播剧转成纯网剧了,要重新备案。


换言之,很多电视剧是没有拿到发行许可证改为网络播出,拿到许可证后才上星播出,但这种操作手法现在也不被允许了。当时,《精绝古城》因此临时被从卫视撤下,《热血长安》则没有再谋求卫视发行。


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新规、新政,我们发现,卫视和视频网站播出的剧集的规则和边界正在重新被建立,这从大方向来说是一件好事。毕竟,卫视面对的是全年龄段的男女老少,一些特殊题材的尺度、画面,确实不适合在卫视播出。


而当视频网站也不再是投机取巧者的“法外之地”时,像《白夜追凶》这种按电视剧的要求来约束自己、整体艺术质量也非常出色的作品,的确比网剧粗放年代刻意贩售血腥暴力的作品,更能给现代观众带来丰富的精神满足。


排版/橙子


首页 - 娱乐资本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