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民融合】贵州探索构建覆盖三次产业的军民融合体系

摘要: 贵州是“三线”建设的主要省份,军民融合发展起步早、基础好、体系全、辐射广。

11-14 21:16 首页 中国改革报


—— 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系列报道之十一


说起贵州,“大扶贫”“大旅游”“大数据”这样的关键词呼之欲出。殊不知,在“神舟”飞天、舱外“行走”、太空之“吻”、“嫦娥”奔月等中国航天大事上,贵州作为定点产品配套基地,先后提供了数万种新型电子元器件、电源、电机、继电器和液压泵、齿轮等产品。

贵州是‘三线’建设的主要省份,军民融合发展起步早、基础好、体系全、辐射广,初步构建了以航空、航天、航发、电子信息为主导的军民融合产业发展体系。”贵州省发改委主任陈少波告诉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如今贵州正在探索构建覆盖三次产业的军民融合产业体系,以军工产业为出发阵地,扩展渗透到农业和服务业领域,催生出“军工+山地农业”“军工+咨询设计”等新业态。

军转民:激活沉睡潜能
军工科技“浇灌”民用产业之花


从上世纪80年代“风华风华,风行中华”的风华电冰箱,到90年代“城乡路万千,处处有航天”的航天汽车,再到如今极富山地特色的“智慧农业”系统……这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民用产品,却有一个共同的“标签”——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十研究院制造。

“上世纪末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军工企业一度举步维艰,各家都在民品领域细分市场‘找米下锅’。”回忆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发展历程,航天十院党工部副部长田安贵颇有感慨,“突围”之路就是大力推进军民融合,在完成党和国家交付的各项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任务的同时,“二次创业”进入国民经济建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战场。

从最初的艰难摸索到现在的高端制造,从最初年营收不足50万元到今年有望突破100亿元,航天十院以先进的航天科技“浇灌”民用产业,开出绚丽花朵,结出累累硕果。除了以现代农业装备和农业大数据为基础支撑的智慧农业系统,航天十院先后在石油开采技术装备、应急救援技术装备、大功率液力变速器、超临界流体技术装备、特种合金材料等产品的研制生产领域,发展形成了较强的专业技术优势和协作配套能力,订单源源不断。

航天十院的探索只是贵州的军工企业转向民用市场的一个缩影。军转民,推动一大批军工企业站到市场的“潮头”。

中航工业风雷公司高低压氧舱在“大健康”领域广泛应用;中航工业红林公司燃机控制系统获专利30余项,是该军民两用系统国内唯一的生产企业;中国航发黎阳公司为华为公司配套生产智能充电桩用核心电源模块,预计产值20亿元~30亿元;贵航股份公司成为大众、通用等企业汽车零部件供应商……


民参军:步伐明显加快
大数据扩宽民企“参军”通道


作为“21世纪的钻石矿”, 大数据正在改写贵州的历史。

2016年,贵州获批建设中国首个国家级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全省上下把发展大数据作为后发赶超和产业创新的战略引擎,更是依托大数据战略行动,持续推动大数据、“互联网+”与军民融合产业的有机融合。

基于政府开放的交通数据,货车帮正用大数据改变公路物流生态。作为全国最大的公路货运信息平台营运商,货车帮通过信息资源整合,减少公路物流上的资源浪费。据货车帮公共事务经理赵菲介绍,为贯彻落实国家军民融合发展战略要求,着眼战时应战、急时应急和平时服务的需要,在国家交通战备办公室的指导下,货车帮正在开展基于大数据的货车动员潜力动态监控与调度指挥研究,利用大数据技术和货车帮平台的货车资源,实现平时各型货车的潜力实时掌控,急时战时运力紧急征用、快速集结、高效指挥。

成立于2013年、2015年入驻贵州双龙航空港经济区发展的数联铭品,代表着中国大数据发展的中坚力量。“未来大数据与军工相结合是一片‘蓝海’。在军工领域,大数据可应用在武器效能评估、作战决策支持、战场数据态势感知、情报分析、装备的智能管控等方面。”数联铭品执行总裁廖海峰如是认为。他同时坦陈,大数据在军工领域应用的核心痛点是各自围建,数据不整合。

大数据促进大融合,大融合促进大发展。为打破集团内部军工院所之间的“数字围墙”,打通军工内部资源到社会资源的“最后一公里”,航天科工集团打造了中国首个工业互联网云平台,并面向国内市场打造了航天云网。“生产军品的企业在研发过程中,往往不惜成本,但可能存在市场接受度低的问题。军工制造企业可以通过航天云网发布需求,在符合保密要求的前提下,寻求配套供应企业。这样一来,打破了信息不对称,让民营企业参军有门。”航天云网政务部副总经理张昌福说。


一家亲:擘画宏伟蓝图
自主创新擦亮贵州制造“名片”


橘红色外壳,由两节4米长的车厢组成,可两栖作业,最快时速达每小时60公里……这辆跟随国家科考队完成第三十三次南极科考任务的极地全地形车,在雪地运输、应急救援等方面发挥巨大作用,是由贵州詹阳动力重工有限公司与国家海洋局上海极地研究中心合作开发的。

詹阳动力的前身是有着80多年历史的“老军工”——贵阳矿山机械厂,第一代轮式军用挖掘机就是产自这里。和航天十院一样,1984年,詹阳动力也面临军品订单急剧下降的困境,开始第一次艰难转型。“通过改型号供货民用市场,迅速占领国内的挖掘机市场,当时的市场环境,可以说是供不应求。”詹阳动力总经济师艾奇告诉记者。

从6吨到35吨级的轮式挖掘机,从3.5吨到75吨级的履带式挖掘机,还有针对市场需求适时推出的特种工程挖掘机……从贵阳出发,每年有1500台“詹阳制造”产品运往全球。

不仅“詹阳制造”,随着贵州制造企业生产的产品成功应用于三峡电站、“中国天眼”等国家重要工程,以及“辽宁号”航空母舰、神舟载人飞船系列等高端装备,贵州擘画的军民融合宏伟蓝图已经徐徐展开。

在质量可靠、进度可控、保密措施得力的前提下,中国振华公司的自主可控CPU芯片和网络交换芯片为国家网络安全提供了坚实保障;贵州天马虹山轴承有限公司研制的军用轴承,在国家多个重点机型中是唯一配套生产厂家;贵州航宇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大型飞机航空发动机、重型燃机难变形材料环形锻件等核心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号角已经吹响,力量已然汇聚。贵州军民融合将在创新驱动、转型升级中劈波斩浪,形成“以军带民、以民促军、融合发展”的格局,实现更大的规模、更高的层次和更深的融合。

(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 付朝欢   中国国防报记者 杜怡琼)



精彩回顾


责编/制作 刘政  审读 李宏伟


首页 - 中国改革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