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青年医生佼佼者眼中的从医路

摘要: 9月3日,杰出青年医生思享会在成都举行。五位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代表汇聚一堂,向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心得和

09-12 00:12 首页 医问医答
点击上方
“医问医答”
可关注我们!


导语:昨天,由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中国科学报社主办,医学科学报社、医药地理、赛思传媒支持的杰出青年医生思享会在四川成都举行。五位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代表汇聚一堂,向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心得和经历。


 

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儿童医院副院长葛文彤:


 

在我的人生中,有三个时刻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我大三的时候,曾聆听过吴阶平院士的演讲。吴院士当时讲的一句话,至今仍然影响着我。他说:“机会偏爱有准备的头脑。”


第二个时刻是大学毕业之前,我聆听了一个师兄在首医大礼堂做的报告,这位师兄就是中日友好医院的王晨院士。他在报告中说,要做医生不要做医家。什么是医生?医生是要动脑筋,搞研究,发现医疗问题并解决医疗问题。什么是医家?我会动刀,我会做手术就可以了吗?


第三个时刻,现在想起仍历历在目。1997年时我第一次考研究生,成绩下来之后,我考了60分,录取线是61分。我的导师,耳鼻喉专科的韩德明院士说,年轻人还年轻,还来得及,可以再来一次。我当时面对很多抉择,房价还也没有很离谱。回去后,跟女朋友交流一下,她也说这个明年还来得及。第二年我还是及格线,幸运的是我的竞争对手没有了,我就顺利读了研究生,同年也顺利结了婚。我们年轻人,还可以经历挫折。

 

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特需医疗部执行主任惠周光:

 


医患关系就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对医生来说,具备医疗的责任心和爱心、不断地学习并解决患者的问题,比把患者供为父母和上帝更为重要。


面临医患的不信任,换位思考十分重要。无论是门诊还是专门治疗,可能都会遇到一些挑衅,这时候本能都会进行对抗和不理智的行动。但是换位思考,其实患者的疑惑和焦虑都有根据,站在患者的角度也可以理解。


很多年轻医生十分焦虑,觉得医患关系似乎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是我个人觉得,学医的过程真的是痛并快乐的。至少在我二十年的行医的生涯中,一切都是有回报的。很多医生和患者成为了朋友,而不是被大肆渲染的打打杀杀。


在这个医患环境下,我们能做什么呢?可能医疗环境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医疗事业整体的前进是有目共睹的。一位医生,一项政策,一为国家领导,也不可能很短时间内解决所有问题。作为一个年轻的医生,我无法对大局进行改变,但我会温暖我周围的小环境,感染周围的几个同事,几个病人,将这个小集体的完善。我希望能将这种小温暖传播出去,如果每个人都把周围的几个病人,或者朋友、亲人照顾好,或者让他们感受到积极的正能量,这个社会得有多美好。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修复科副主任刘云松:

 


患者经常问医生,修过牙之后是什么样子。2008年,荷兰率选开发出了一套前牙美学考察,首先进行三维扫描,然后可以设计牙齿,最后还可以供医生和患者共同修改。现在,新技术突飞猛进,3D打印也为牙齿修复做出了极大地推动。


我曾有一个患者,前牙缝隙造成牙齿不美观。我们现在可以通过数字化,可以对这个患者进行预测和口内扫描,然后我们设计出来,然后配合面部,然后跟客户交流,此时的沟通就言之有物。通过扫描配合切片,可以得到3D效果,以便于从不同角度观察。之后,通过3D打印技术,可以将效果打印成真实的模型,指导医生通过这个真实的模型进行贴片,进行牙齿修复。此时,修复的牙齿和我们最开始的模型一模一样。所以,改善医患关系,不能只依靠内心的主观能动性,还需要有先进技术的配合,来使医患沟通更为顺畅。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副主任陶勇:

 


我经常思考,我为什么当大夫。明明很多大夫的收入还不如兽医,但是回想当时1997年填高考志愿时,我也不是为了收入而做医生。


我为什么当大夫,健康列车有一个很好的答案。1997年的健康列车,是香港给内地一个很好的礼物。健康列车到乡村地区做免费的白内障手术,我也参加了。


那九个月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尽管吃得不好,住得不好,但我完全不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我做得对,还是不对。因为我现在在大城市里面生活,我经常会怀疑,许多事情我到底应不应该做。比如扶一个老人,到底应该扶还是不应该扶;治疗一个患者,我到底应该治还是不该治。而那时候我完全不担心,因为看到朴实的老人面孔,根本不用担心他们用法律手段将我置于困境。那时候是我最放松的时候。


明代理学家王阳明有这样的观点,就是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良知。不需要按照太多的规章制度走,你的良知就会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当你眼睛看不到一朵鲜艳的花朵,你的心跟这个花朵一样,就同样死去了。我们无论有什么指标,都会像一个工业化、机械化发展的东西,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要回到我们的本心。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鲜活的肉体,我们会看到他们在面临痛苦的疾病和贫穷的时候,是怎样不屈不挠去跟疾病斗争,之后他们又是怎样感恩社会。我们不能把人当机器看,这是最宝贵的青年医生的财富。

 

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赵宏:

 


说到当代的医学和未来医学,精准医疗是不可避免的问题。


肿瘤是由于基因累计突变所引起的肌体的情况,但其实每一个病人,虽然患有类似的肿瘤,但是往往引起的基因背景并不相同。从前,我们往往采取同病同治。


但是现在,我们要探求同病不同因,同病不同治。相同的基因突变有可能造成不同的肿瘤,针对统一基因的肿瘤,也可以采取统一种药物进行治疗。这就是肿瘤之间的抑制性对于我们的启示。


同时,病人可能一开始对某种药物敏感,之后又不敏感。这是由于细胞内部存在很大的抑制性,从这个病人的肿瘤发现到发展,基因突变并不一致。所以,我们应当对靶向治疗有更为准确的认识。当靶向治疗问世时,我们看到了良好的疗效。但深入了解肿瘤出现的原因后,可能靶向治疗也没有那么光明。我们需要更多手段,更多创新的技术来跟肿瘤做斗争。


更多详细内容,将在《医学科学报》第128期推出,敬请关注!

 

来源:医学科学报


『医问医答』由医学科学报社、赛思传媒运营

ID:qawenda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医学科学报》 一份离医生最近的报纸
订阅热线:010-62580831

广告合作热线:010-62580831

联系邮箱:ykb@stimes.cn

医学科学报社官网:http://www.medicalsn.com(点击阅读)


首页 - 医问医答 的更多文章: